想你的时候,就读书。

现在好容易就觉得倦怠噢。
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状态变得越来越不健康了😐

25号来香港考了雅思,明天要回学校准备开学了。大概是天气缘故,提不起劲。和妈妈说,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干,不想收行李,不想写报告,不想回学校,不想实习,不想应对别人一直问的考得怎么样。妈妈只是当一句玩笑话,说我懒,要是整天可以玩谁不想呀。

可是我是真的好像对好多事情都没了热情呢...
希望真的只是犯懒了吧。
快放晴吧,想念深大的游泳池了🧜🏻‍♀️

斯卡帕是神仙吧

昨天交完作业啦!

现在坐在社区唯一的cafe里,等着还没上的香蕉奶昔。天气舒服得像深圳的秋天,真的让人嫉妒呀( ̄◇ ̄;)

本来想回家拿电脑出来写东西,可是想到自己15寸的MacBook背起来真不轻松,还是决定老老实实掏出手机...想想大概每个人是什么生活状态真的有种冥冥注定吧hhh就像当年选择学画画而不是弹古筝,就注定是在画板前蹭得双手满是炭粉,而不是优雅地拨弄琴弦一样,选择了读建筑就注定是要背着大电脑而不是一个轻盈的MacBook Air吧...

这个作业虽然只做了一个月,但我还挺喜欢它的哈哈哈,喜欢到画图的时候虽然遇到一堆莫名其妙的问题,还是能耐着性子慢慢来。这个题目还蛮欧洲的,基地上残留着废弃...

战胜时常莫名涌来的孤独感,是一场持久战吧

会时常觉得遇到知音
却又总是会在某些时候觉得这么别扭的自己不可能被理解和包容

哎晚安

一旦开始做专业课就会无法考虑其他事情,睡前睡醒头脑里就只能装下这件事。其实我不喜欢这样,但我愚笨的脑袋却不能同时思考很多事情。之前会觉得自己很弱,但现在倒也变得坦然了——既然如此,那也只能好好地做一件事了呀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做方案,这次的开始变得愉快很多。记得大一的时候问过畅总,每学期开始做新的设计是怎样的心情?他说很兴奋很期待呀,磨拳擦掌接受新挑战。那时的我听完只觉得沮丧——每次开始新课题我只觉得害怕和焦虑,这就是我和学霸的区别吧。但这一次,好像能听到自己心里的另一个跃跃欲试的声音:我想去做这件事情。这大概算得上是四年来书没白读的欣慰?

昨天办了WU扎婶做的图书馆的卡,于是今天跑到图书馆...

布雷根茨美术馆
卒姆托的每个建筑都长着一张高级脸

不让其他人影响自己的步伐好像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呢…

这一年来基本都不怎么看朋友圈了。自己的自制力差是一方面,总是会无意识地花很多时间在手机上;另一方面是大家的生活其实大同小异,这些无聊日常越来越不值得关注。所以朋友圈功能关掉后,只是会专门看几个熟识的朋友的票圈,关心一下在意的人的生活,不至于太脱节。

今天回维也纳的火车太漫长,无聊的时候开了下朋友圈,却因此徒增了不少焦虑,真是令人头大啊。
正好是深大建规的毕设答辩结束,大五的师兄师姐都在发自己的毕设作品,今年份的成果都很完整,引人注目。同年级的同学也开始感慨:明年就到我们啦…一整页看下来,难免让我这个刚花了三周游历中欧的“失学少年”顿感压力山大。这...

记得我大一,畅总大四的时候,他在维也纳我在深圳。
那时候欧洲的流量不通用,他只要一出国玩,就没有网。我们能聊上微信的时间,只有他在餐厅或者他回酒店连上Wi-Fi的时候。那时候我说好不希望你出来玩啊,好多事攒着想和你说,能说的时候又已经不想说了。
而现在呢,欧洲从去年开始流量通用,只要在欧盟国内,无论哪国的卡流量都可以用,我几乎可以随时收到微信。而我们,却也不再聊天了。想想真是滑稽呢。

为什么突然想说这个呢,大概是因为前两天突然的联络让我又一时心烦意乱吧。
这几天在瑞士玩,奥地利的卡在瑞士没有流量。所以换回国内的卡,开了五天的流量包,到下午6点的时候截止。然而6点的时候我们仍然还在瑞士,晚点才能回到奥地

哎呀本来开心得想发票圈,想想最近发的好频繁,好怕被说烦人,但真的好想分享今晚遇到的善良的人哦,没忍住还是点开了lofter哈哈哈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其实今天到瑞士的行程还蛮坎坷的,奥地利的卡在瑞士居然不能上网不能打电话发信息,但我们也是到了瑞士才知道...于是刚进站就发现联系不上airbnb的房东,也查不了路线,最后还发现我们坐过了一个火车站。兜兜转转最后选择换回中国移动的卡,用短信联系上了房东...大概是此行中最艰难的入住了...

但是下午去vitra campus,在vitrahaus里泡了一下午,最后还美美地喝了一瓶可乐【最近真的好想喝可乐呀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,所有的...

大概是倾诉会上瘾,会在某一段时间对在这里写东西意犹未尽;就像最近突然频繁地接触、聊起某些人,一些很久没记起的回忆就突然地拼命冒出来一样...

因为在丹麦的见面,这两天断断续续会在微信上和畅总聊天。他大概一天回个两三条,他回了我就发几句。然后一天之后我就发现,好像有些不对劲。我开始会暗自等待他的回复。在昨天早上起床意外地看到他的微信后竟然心情格外明朗。

这种反应让我突然警醒。不是不想再这样被牵着鼻子走了吗?那现在这副模样是怎样?

所以在所有旅途的间隙,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自作多情,就开始看书。这几天在前往下一个城市的火车上,看了《人类简史》和丰子恺的《活着本来单纯》。《人类简史》有时候太费脑筋,读累了...

 

© 阿圆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